相关文章

一出普通人的古希腊悲剧——《蓝色情人节》

看了个《蓝色情人节》,讲的是一对恋人从相爱结婚到婚姻破碎的故事,双线交叉的叙事看得很扎心,一边是两人宣读婚礼誓言喜极而泣,一边是两人大吵后相拥泪别。

 

导演德里克拍这部片子的时候只有25岁,他说这部电影是探讨爱情破灭的原因,但我觉得影片所拍出的原因,其实只是命运的狭隘载体。

我认为爱情的破灭也应该属于“命运的悲剧”这个母题,“命运的悲剧”最早的代表是古希腊悲剧大师索福克勒斯创作的《俄狄浦斯王》,太阳神神示俄狄浦斯将来要杀父娶母,故其一出生就被其父忒拜王拉伊俄斯抛弃,由好心的仆人抚养,俄狄浦斯长大后在逃亡途中偶杀生父拉伊俄斯,被拥立为王,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娶了王后(他的生母)。

 

所谓“命运的悲剧”是指主人公个人意志与既定命运不可调和而产生的冲突,在索福克勒斯的眼中,命运是一个巨大的、邪恶的、不可抗拒也无从解释的魔影,俄狄浦斯王是一个正直善良的英雄,仍然难逃命运的预言。

 

在爱情悲剧中,主人公虽然不能算作俄狄浦斯王那般的英雄,但至少都是无辜的好人,也许有一些人性的瑕疵,莫如说这些瑕疵本身就是命运悲剧打在他们身上的烙印。

 

而《蓝色情人节》之所以更扎心,是因为主人公连这些瑕疵都没有,依然难逃悲剧的命运。

 

迪恩是一个富有艺术气息的年轻人,没有正式的工作,内心柔软,富有爱心,对辛迪一见钟情。辛迪是一个勤学上进但私生活混乱的女学生,在和迪恩恋爱期间发现怀了前男友的孩子,迪恩毅然向辛迪求婚,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多年来视如己出。

 

两人矛盾的种子在结婚之前就已埋下:迪恩胸无大志,空怀浪漫,辛迪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医生,对俗世的幸福怀有坚定的向往。

 

但两人婚前就知晓这一切,他们说没有问题,我们就以为没有问题。我们分明听到迪恩在初次拜访辛迪的父母后在辛迪的闺房捧着她的脸说:“我配不上你。”分明听到辛迪说:“别说这种话,你伤了我的心。”

 

当初说爱,是真的爱,当初说没有问题,是问题真的还没有成为问题。到底是因为不够爱,问题才变成问题,还是问题太大,消磨了爱情?

 

有不被问题消磨的爱情吗?有不被消磨的爱情吗?要爱人永远以热恋之心对待彼此,简直比要他们永远保持性高潮还要困难。

关于爱情这出没有反派的“命运的悲剧”,我最近倒是琢磨出了一点答案。这种悲剧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心理规律的把戏胜过了情感,短暂却连绵不绝的幻觉令永恒蒙了灰。

 

我们很喜欢看这样的故事,夫妻两人终年恶语相向,直到一人意外死去,另一个人终于知道自己是多么的爱ta。我们看到这样的结局,就以为看到了终极的意义,窥见了上帝的天光,参透生死,然后心安理得地投入日常的对亲人和爱人的恶言恶语中。

 

但我们毕竟不是一直活在生死交替的重大时刻,我们都活在长命百岁不得好死的怨怼、寡淡与苟且之中。我们知道真理,但无法活在其中,就像鱼不能活在至清的水里。

 

我们游走的水,含有一种叫“心理规律”的成分,它们名目众多,变化多端,有的叫审美疲劳,有的叫远香近臭,有的叫高原体验,有的叫权力失衡,有的叫性欲冷淡,有的叫性欲亢进,有的叫分裂感,有的叫占有欲,有的叫虚荣,有的叫误解…我们都是这些心理把戏的牺牲品。当我们对它冷眼旁观,会发现它们离真理相去甚远,我们因这些而痛失所爱实在是心有不甘,但我们无法摆脱它的恶作剧。

 

生而为人,要臣服的规律除了潮涨潮落四季变迁,还有更触目惊心的力量,它像微生物一般无声无息地将山峦啃噬成峭壁,在我们毫无防备的心之荒野兴风作浪,还让我们以为是自己的罪过。

 

没有美感,兴味索然。直到生死将肉身的规律剥离,意义才完成它的意义,爱情得以重塑金身。

 
友情链接:   百度  |  尼龙管  |  眉山房产网  |  影视投资官网
    
     微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