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一级恐惧》不寒而栗

    在了解影视投资和电影投资的同时来享受精品电影里的人生吧
国庆假期,我和一个朋友出去喝茶。我这个朋友读了五年高中。所谓不飞则已,一飞冲天,去年,他终于如愿以偿,考入北京一所211高校,修习政法学。既然学政法,就得在外行面前露一手。他拉拉杂杂,和我扯乎了不少法律相关知识。包括英美法系的先例判决。  

  

看完《一级恐惧》,我的主要感想有三点。第一,老生常谈,世界上本不存在绝对的公平与正义。第二,迟来的正义,即非正义。第三,对一个以无罪推定为前提的法律体系而言,追求正义是最重要的,但往往不是最首要的。换言之,电影中的法庭,共识在,真理不在。

  各怀鬼胎、玩弄权术的律师、法官、检察官没有得到惩罚,连双手沾满鲜血的变态杀人犯都逃脱了法律的制裁,这是电影对法律体系和司法制度天大的讽刺。但是,人家是人家,我们是我们,泾渭分明,不要矫枉过正。要知道,无罪推定原则是现代法治国家刑事司法通行的一项重要原则,是国际公约确认和保护的一项基本人权,也是联合国在刑事司法领域制定和推行的最低限度标准之一。目前,在中国的司法实践领域,还并未全面承认无罪推定原则。作为法律的门外汉,暂且不谈渴求中国司法如何如何,我只是更想看到中国也能拍出诸如《一级恐惧》这类揭示司法制度弊端的电影;更希望陈旧过时的电影审查制度能有所改进。

  

导致最终结局的因素太多了,以至于让这个结局看起来似乎是必然的。从体系与制度层面看,律师与委托人之间的特权规定、辩诉交易制度、先例判决原则、陪审团制度...这些司法制度的存在,或许的确能最大程度的保障犯罪嫌疑人的基本人权,力求减少冤假错案的产生,但根据主观意识片面强调程序正义,也可能导致忽视本质正义的局面产生;从社会层面看,由于缺乏较为全面的保障,穷人往往因为无力支付高额费用而聘请不到优质律师,从而极有可能面对严厉审判,富人则恰好相反。美国律师的权利非常大,且不可否认的是,有相当一部分司法界精英人物,其辩护目的并非为了法庭上的真相和公平,而更为看重个人名利,追求大案要案对自己职业生涯的有利影响。

  当一个体系或制度巧妙的维持了最公平的不公平时,当所有既得利益者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时,一切就都堂而皇之。所有人都装睡,只有你自己醒着。万籁俱寂,众人眯着眼睛,呼吸均匀,想想就不寒而栗。

 
友情链接:   百度  |  尼龙管  |  眉山房产网  |  影视投资官网
    
     微信
关注微信